央视痛批“情感教主”Ayawawa:教女人为“奴”

新华网

  央视本周人物 Ayawawa:教人为“奴”

  主持人:接下来共同走进《新闻周刊》选出的本周人物。她似乎是在利用某些人的身份焦虑和性别焦虑来为自己谋利,终于突破了人们能够接受的底线,她该停一停,想一想了。

  解说:被粉丝称为“情感教主”,自称为第一代网络红人,并宣扬女性要顺从男性,要表现出温柔嘴甜,善于崇拜,以获得男性的信任和投资。

  本周,网名为Ayawawa的情感博主杨冰阳被微博平台禁言6个月,原因则是有媒体曝出,她曾经在一次情感培训课上,强调慰安妇是利用了女性的性别优势,才在战争中存活下来。

  陈亚亚(上海社科院性别与发展研究中心副秘书长):我觉得她最大的问题在于她对比较弱势的女性,尤其是受害女性的攻击或者诋毁。她在网上被大家集体指责批评已经有好几次了,我注意到,应该是最早的一次,有一个孕妇,因为她丈夫想要她生孩子,但她的身体其实不太适合,后来就没有救过来,这个孕妇就死亡了。当时阿呀娃娃就说了一些话,(她说)如果是一个漂亮又温柔的女性,老公根本就不会逼她生孩子。

  解说:按照媒体的梳理,杨冰阳从2001年开始混迹网络,3年后在猫扑的名气达到了顶峰。早期形象都是以性感照片为主。2005至2007年间开始进入博客,辗转于线下媒体,真正开始走情感路线是在2009年自媒体时代来临后,她开始转型写情感类书籍,内容来自博客上写的情感专栏,再加上进化心理学的理论,创造出新的系统。

  杨冰阳:MV就是Mate Value,婚姻市场的一个价值,PU就是Paternity Uncertainty,就是亲自不确定性,简单来说就是,这个女生让男人觉得他hold(掌控)不hold(掌控)得住。

  某访谈节目主持人:可以理解为不安全感。

  杨冰阳:男人的不安全感,这是进化心理学的概念。

  解说:在杨冰阳的情感理念中,伴侣价值就是女性的外在条件,例如身高、外貌、体重以及性格,她认为女性要温柔乖巧,讨男性喜欢,而亲子不确定性则是指男性担心孩子是否是自己的,所以女性要降低这个不确定性,才能换来男人的信任和投资。在她的这套理论中,每个女性都可以根据这两个概念打分,分数高低则影响感情幸福程度。

  沈奕斐(复旦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阿呀娃娃的这些所谓的理论,包括什么MV值PU值等等,你会发现她不断要求女性做自我矮化,我们在学术里叫自我矮化,就是把自己非常地放低地位。但是实际上她自己是不是真这么做的,我们有一个好朋友,她就跟杨冰阳一起参加了一场活动,她回来以后告诉我们说,杨冰阳绝对是个女强人,她的丈夫其实是她的助手,丈夫是帮她打杂的,她真正的家庭生活跟她所表现出来的状态完全是两回事。

  杨冰阳:为什么穿红裙子,在场的有知道的吗?不要露胸,遮住你的胖胖的胳膊。

  解说:虽然漏洞百出,饱受诟病,但杨冰阳的理论依然吸引了300万粉丝,一些推出的恋爱课程被不少粉丝奉为经典,她本人也在3家公司入股,涉及情感咨询、管理和化妆品。除此之外,她还开始学习微商的操作方式,运用粉丝销售一些产品。

  陈亚亚: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就是阿呀娃娃的话,她的整体背后的逻辑是利用女性想要一个好的婚姻,她对自己的现状感到焦虑,所以她们需要有人来帮助她,然后阿呀娃娃给她们输出一整套情感模式、情感咨询对吧。情感模式里面提到女性要提升自己的伴侣价值,伴侣价值分为两块,一块是你要改变自己的性格,还有一块就是你的外形,外形的话一个就是要去打扮,去买她的东画彩妆,还有一个就是你要内在的美,你的皮肤要变好了,你又得吃她的这个优弹素。

  解说:在反对者的观点中,杨冰阳和背后的资本正是利用了这种现实中的焦虑,以达到赚取财富的目的,这种焦虑部分来自于传统婚姻观念,部分来自于女性所面对的社会现实。根据全国妇联和国家统计局2000年和2010年组织的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显示,认同女人干的好不如嫁的好的人数,十年间从33.6%上升到48%,而从工资上看,1990年城镇工作女性的收入水平占男性收入水平的77.5%,然后一直下降,到2010年降低10个百分点,只有男性的67.3%。

  沈奕斐:那么为什么阿呀娃娃市场这么大?为什么这些女性如此焦虑?你会发现今天我们很多社会福利机构其实还不够完善,社会支持体系也不够完善。当一个个体碰到问题的时候,你会发现家庭依然是她最后抵御风险的堡垒。而对于大量女性来讲,你没有这样的经济条件,你没有这样的社会资源,必然会产生对于未来生活的恐慌。

  解说:矮化女性,把婚姻和性别物质化。杨冰阳之所以能够通过这种方式成为情感教主,并从中谋利,实际上正是利用了现实的焦虑和漏洞。试想一下,如果她没有说出触及底线的话,是否还会遭到禁言,是否还会有更多人被她的理论带偏?

  沈奕斐:坦率地讲,我认为封杀不能完全解决这个问题,资本的逐利性非常强大。所以社会上一定要有机制,或者第三种声音抗衡这些资本力量。在很多国家,欧美国家,比如说会建立一个性别平等的监测机构,如果传媒里出现对女性非常不友好的言语,它就可以出来抗衡这块东西。第二个我觉得,要解决像杨冰阳这样一个概念,我们很可能还需要,更要做的事情是真正解决女性焦虑问题。比如说是不是有更好的社会福利和社会支持体系一起来支持,这个是我们国家一直在努力做的。当然现在有一定进展,但是我们其实希望步子更大一点,能够更多人充分意识到这个问题。

  主持人:你以为她做的是情感讲座?其实她做的可能是讲座生意。你以为她是耐心的在热爱人民?其实可能是在热爱人民币。但在站不住的脚的奇谈怪论的背后却依然有300万粉丝,这就是现状。拆除一个这样的大V容易,但是如何建设更多人的内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