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新型冠状病毒,这里一定有你想知道的!

中国少年报

  哈哈,我找到“新家”啦!

  我是一种病毒。在显微镜里看起来,就像长满了花瓣一样,人们管这些“花瓣”叫“花冠”,所以给我起名叫作——冠状病毒。我们正在人群中寻找“新家”——感染者,来繁衍生息,扩大我们的种族。一旦被我们入侵,哼哼,你们人类可就危险啦!因为我们要想繁衍,就要破坏你们的身体!

  你们人类中,有一些非常会观察分析的“侦探”,根据蛛丝马迹,发现导致这一次新型肺炎的我们是从一家海鲜市场非法销售的野生动物身上,传播到人类身上的。

  没错,我们的“老家”,就在深山老林里的野生动物身上。具体是哪种动物呢?科学家们认为很可能是蝙蝠。到底是不是蝙蝠呢?科学家们还没有百分百的把握,让他们继续对比辨认吧,我才不会主动告诉人类答案呢!

  我的许多病毒兄弟姐妹,都住在野生动物身上。比如大名鼎鼎的SARS(造成“非典”的病毒)、MERS(造成中东呼吸窘迫综合征的病毒)、狂犬病病毒、埃博拉病毒……它们都住在蝙蝠的身上。

  虽然蝙蝠身上携带了这么多的病毒兄弟,但是它们自己却不会生病。因为它们有独特的免疫系统,可以和我们和平相处。不过,你们人类可没有这么特殊而强大的免疫系统。这对我们来说,可是“攻城略地”的好机会!

  除了蝙蝠,野猪、穿山甲、蛇、竹鼠……这些野生动物,也都是我们的好居所。一旦有贪嘴的人类吃了这些野味,我们就能一举入侵人体,让你们防不胜防啦!

  虽然我们导致的重症死亡率明显低于SARS,但传染性并不比它低!而且我们还有一个绝招儿——很有耐心,潜伏期很长。

  当我们找到一个“新家”(感染者)之后,并不会急着爆发,而是偷偷藏在他的身体里。在两周甚至更长时间里,被感染的人可能都察觉不到我们的存在。他可能没有发烧、咳嗽,只是觉得有点儿乏力、头痛、有些消化道症状。不过,在这期间,他已经具有感染性了!我们会随着他打喷嚏喷出的飞沫、鼻涕、口水,四处游走,继续寻找下一个“家”。

  那些抵抗力不高,不爱运动,平常爱生病的大朋友、小朋友,就是我们的“目标”。长期被我们包围的医务工作者,也是易感人群。

  哼哼,要像防御我们,可没那么容易!

  我们通过飞沫传播,戴上口罩可以将我们拒之门外。你以为这样就万无一失了吗?太天真了吧——我们会抓住一切机会,附着在你的手上,一旦你不洗手就揉眼睛、抠鼻子,我就能乘虚而入。在这段时间,爱到处串门儿、往公共场合跑的人,就是我们的“目标”。

  我们惧怕高温,吃完全煮熟的食物、爱“宅”在家里、出门戴口罩、经常洗手、勤开窗通风的人,是我们最讨厌的对象!

  哈哈,据我所知,现在还没有对抗我们的疫苗和有效的药物。要知道,一个疫苗从研发到上市,需要的时间可不短呢!

  不过,这场和人类的战役,可比上次SARS更加艰难!你们竟然把一个常住人口1100万的省会城市给“封城”,想瓮中捉鳖;又有全国各地来的医务工作者日夜不停,跟我们对抗,让我们没有喘息的机会;你们还到处传播防护方法,让我们快没有立足之地了……现在,医务工作者还想出了一个必要时可以试用的办法——把康复者的病毒血清,注射到患者体内,虽然有一定风险,但效果据说还不错。

  小伙伴们,新型冠状病毒虽然来势汹汹,但别害怕!

  我们在两周之内,已经确认这是一种新型冠状病毒,这是“非典”(SARS)期间所不能完成的。而且现在各级政府高度重视,采取了史无前例的防控措施;当今的检查和治疗手段比以前先进许多;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的死亡率低、医务人员的感染率也更低,大部分新型冠状病毒患者的症状较轻,而且可以治愈。17年前,我们能控制SARS,今天我们也一定能战胜新型冠状病毒!

  我们要不造谣、不传谣、不信谣,相信政府强有力的支持、全体医务工作者付出的努力、全国人民的八方援助,一定能战胜病毒,做好医务工作者坚强的后盾!

  撰稿:张骅(北京市和平里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医师/教授/博士)

  审核:唐芹 中华医学会科学技术普及部研究员

编辑:彭茹

推荐

版权所有:未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