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一公清华辞官的背后:七君子的西湖大学梦想渐行渐近?

  未来网(www.k618.cn 中央新闻网站)北京1月11日电(记者 廖瑾)近日,一则“施一公请辞清华副校长一职,全职执掌西湖大学(筹)”的消息引起热议。海归教授不适应体制内教育另辟蹊径?西湖大学(筹)有什么不一样?成为下一个南方科技大学还是中国的斯坦福?坊间各种讨论猜测不断。

图片来源网络

  15年与加州理工媲美 投资人:别放“卫星”

  据报道,西湖大学(筹)前身是西湖高等研究院,清华大学副校长施一公教授、南方科技大学校长陈十一教授、中国科技大学常务副校长潘建伟教授等著名科学家发起筹建,并得到龙湖集团吴亚军、腾讯控股马化腾、万达集团王健林等诸多民营企业家的捐助。

  以研究院为起点,施一公曾透露,西湖大学(筹)将于2018年正式成立,定位为“小而精、高起点和研究型、有限学科:聚焦科学技术”。

  在施一公的公开发言中,可以看到他对西湖大学(筹)的发展前景充满信心,“师资规模将超过拥有24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的洛克菲勒大学”、“比肩东京大学、清华、北大等知名学府”“亚洲一流”“各项指标上和加州理工相媲美”都是施一公对即将破土而出的西湖大学(筹)的规划和希冀。

  在众多学术大咖和强大资本力量的鼎力支持下,不少人对西湖大学(筹)投来支持的目光。

  “施一公是一个有想法的学者,在世界顶尖大学工作过,了解大学的主要生态,他要组建的大学可以期待。”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高永安在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表示。

  同时,他认为,施一公辞去清华职务是必然的。“他在清华是副校长,一般情况下,副职的作用有限,能施展拳脚的空间也有限。到西湖大学(筹)则是负责人,可以实现他的想法,投入地做自己的事情,是人生一大乐事。”高永安说。

  移动互联网教育产业基金创始合伙人尉迟道坤则表示,中国高等教育非常需要这种高水平民办高校;中国社会也需要像洛克菲勒大学这样的产学研一体化的高校;中国企业更需要通过创办一所商学院重塑民营经济、商业文化以及企业精神。

  但他也指出,“5年亚洲一流”、“15年世界一流”等说法不严谨,有放卫星之嫌。

  那么,西湖大学(筹)办成功的几率有多大?在知乎上,“如何评价西湖大学(筹)?”的问题得到了198个回答。其中很多人提到,西湖大学(筹)定位自己为研究型大学,研究方向可能会与其前身西湖高等研究院一脉相承,在生物、医学、理学上发力,但这些学科往往研发周期长,投入产出比低,短期社会效益并不明显。民资逐利,企业的赞助热情可能在长期等待科研成果转化的过程中逐渐磨灭。

  另外,因为民办教育大环境,研究主攻方向、资金支持等的差异,想要复制斯坦福大学以及加州理工大学的神话,也颇为困难。还有更多人担心,从事基础研究往往在就业上会犯难,建议西湖大学(筹)先迎合市场,以计算机、商学院为基础开办招生,有一定基础和影响力再往基础研究上扩展。

  倡议人办学理念撞车 要就业还是不要就业?

  除了资本、大环境问题,未来网记者梳理发现,西湖大学(筹)的7位发起人在教育和办学理念上似乎也并非完全一致。资料显示,这7位发起人除了清华大学副校长施一公外,还包括南方科技大学校长陈十一、中国科技大学常务副校长潘建伟、北京大学理学部主任饶毅、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钱颖一、北京创毅视讯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张辉、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技术官王坚等。

  根据公开履历,这7人中除了陈十一,其他6人都未曾担任过一校之长。以管理经验来说,陈十一在西湖大学(筹)规划和发展中应该最有发言权,然而,因为其所在的南方科技大学近年来“哀歌”不断,似乎也最没有发言权。

  据了解,2009年南科大开始筹备,2011年南科大教改实验班开学,45名学生加入教改实验班并集体放弃当年的高考。“高考风波”后,因办学理念与时任校长朱清时产生差异,学校三位教授相继离开。这一系列事件让南科大从高调开局陷入了办学瓶颈。

  2014年,朱清时卸任南科大校长,之后近半年,无人接手校长一职。有在校学生表示,“那是最迷惘的一段时间。觉得整个学校像是没了灵魂。”

  2015年1月,陈十一调任南科大校长,虽然保留了很多原有的理念,但是有学生表示陈十一校长加强了学校的行政化、增设了实用性专业,比如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在朱清时培养科学精英的理念之外,陈十一还要培养社会精英、商界领袖。另外,学校与商企联系也更频繁了。

  比起朱清时时期对创业就业的不鼓励,陈十一时期的南科大则更加注重创新创业的发展,比如《南方科技大学创办企业管理暂行办法》的出台等。有学生曾说道,学校现在不但有学术导师,也有就业和创业导师,请一些企业的领导来给学生做宣讲。

  在办学理念上,施一公会更倾向谁?一门心思做研究做学术的朱清时,还是与应用相结合,兼重创业就业的陈十一?从公开的言论可以看到,施一公可能与朱清时观念上更为契合。

  “清华大学70%~80%的高考状元都去了经管学院,连我最好的学生也告诉我,想去金融公司。大学根本的导向出了问题,我们不该用就业指标来考核大学。”施一公说。

  “研究性大学,从来不以就业为导向,从来不应该在大学里谈就业。”施一公说。

  “科研人员可以做公司,但是应该以另一种方式。我们应该鼓励科技人员把成果和专利转让给企业,可以咨询、科学顾问的方式来参与其中,但自己出来做企业就本末倒置了。”施一公说。

  秉承这些教育理念,施一公也许并不希望在西湖大学(筹)里看到学生每天谈论就业,为创业奔上走下。

  但耐人寻味的是,在这7位倡议人里,有1位却是因创业发家,并且在创业的道路上乐此不疲。他就是北京创毅视讯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张辉。

  据了解,张辉1999年从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毕业,获电子工程学博士学位博士。

  一毕业,他就开始了创业之路。1999年末至2006年初,张辉担任北京中星微电子有限公司(第一家在Nasdaq上市的中国芯片设计公司)共同创始人、董事、常务副总裁。2006年,又创立了创毅公司,致力于开发新一代移动通信和移动互联网的核心芯片。此外,张辉还加入了由几位互联网大佬一起成立的赛伯乐投资集团,他担任集团创新研究院院长。这是他第三次创业。

  在采访中,张辉也曾表达过自己对创业的热情。他说:“之前我的理想就是专注做学问,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一名企业家。当我来到美国留学的时候才渐渐意识到:一个好企业对整个社会的推动能力是不可低估的,而超导的研究让我感觉和社会有些脱节。”

  不知对于不愿让科研人员出来做企业的的施一公,张辉是否也会说他“和社会有些脱节”?

  湖畔大学VS西湖大学 截然相反还是任务多元化?

  另外,还值得注意的是,西湖大学(筹)的倡议人之一钱颖一也是湖畔大学的发起人之一。两所大学均选址杭州西湖,水光十色,曲苑风荷。

  但与西湖大学(筹)的研究型定位相比,湖畔大学则更指向了培养拥有新商业文明时代企业家精神的新一代企业家。

  既是湖畔大学发起人,又倡议西湖大学(筹),西湖大学(筹)的另一个倡议人饶毅曾对此公开表示过不满。

  “湖畔大学,那不过是一个看起来是赚钱培训班(的机构),那跟我们的大学教育至少看过去是南辕北辙,方向性相反的。(虽然)有可能这两个大学都不代表中国传统教育的方向,但(湖畔大学和西湖大学(筹))也有可能是代表两个截然相反的方向”。饶毅曾说道。

  对此,在钱颖一也给出了回复,湖畔大学和西湖大学(筹)并不是方向上的差别,而是体现任务上的多元化,“经济既需要大量的、有技能的生产者,也需要有创造性的创造者。所以我觉得这不是只要这个、不要那个的问题。”

  但这并没有得到饶毅的认可,他表示,“钱老师说我们既要有施一公,也要有马云代表的这两种教育,他说这叫多元化,(但)我认为这就是方向性的不同……如果我们在这过程中不提倡施一公的方向、压抑马云代表的方向,我们以后即使发展到一段(定)程度,也会翻车,也会从世界的高峰跌落下来。”

  未来西湖大学(筹)将会走向何方?这在倡议人之间或许会产生一场争论。

  尉迟道坤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任何一所私立学校的成功离不开政府和商业的双重支持。中国高等教育的改革聚焦两点:多元自由办学、小学术共同体自治。我想西湖大学(筹)在顶层设计上肯定经过了翔实论证,至于走学术型还是应用型,是他们自己的定位和选择。”他说,从南科大的案例来看,也可能最终走混合所有制的机制,这更符合中国土壤。

  “希望施一公他们能真正弄清教育规律,打破固化的科研环境,让国内的科研环境重塑新生。而不仅仅是花了纳税人的钱,浪费了资助企业家的感情,着急短期内回报是好事,那也得尊重基本成长规律,绝不能闭门造车,而远离实效。”尉迟道坤表示。

编辑:高富灿

推荐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